嘰哩呱啦

關於部落格
部份文章內容衍生自日丸屋秀和先生的國家擬人作品
但一切內容與實際存在之國家、歷史、團體、人物無關
  • 4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OI短打片段】無題【維勇】

  尤里覺得頭很痛。
  當自心愛的弟子抵達俄羅斯後沒哪天不是笑得甜膩渾身散發幸福光茫閃瞎一眾溜冰場夥伴們的眼(尤里飛腿的準確度又上升了不少)的花滑界傳奇人物一臉生無可戀默默抱膝坐在溜冰場角落整個早上,籠罩全身的濃重黑雲彷彿有擴大跡象,米拉滑到尤里身邊,悄悄用手肘戳戳:「維克托今天怎麼啦?」
  「誰知道!」尤里狠狠咬牙說,不,其實誰都知道,十之八九也只會是跟他的日本同居人有關,可是大家都不想問,因為後果很麻煩,以至到目前為止沒人有勇氣上前搭話。
  米拉眨眨眼,以眼神督促尤里快去問個究竟。為什麼是我!欸只有你能問出來啦,米拉努嘴示意,尤里這才發現其他夥伴早已滑到距離黑雲最遠的角落,眼睛都不敢看過來,但耳朵明顯豎得高高的。
  這群人……!尤里嘖的一聲套上鞋套,老大不情願地走到現在開始長蘑菇的黑雲旁邊一屁股坐下,眼角瞥了下似是褪盡光華的銀色頭顱:「……喂,怎麼了。」
  「……尤里奧……」抱膝的手縮了縮,銀髮下的眼睛滿是陰霾:「我該怎麼辦……」
  從沒見過錦標賽五連霸的俄羅斯英雄如此沉重失落樣子的尤里有點慌了,他瞪了瞪仍在遠處關愛這邊情況但沒打算要來幫忙的夥伴們,暗想是否通知雅科夫比較好,維克托幽幽地再開口道:「我心碎了……」邊緩緩把頭擱在尤里肩上,結結實實給尤里一個擁抱。
  被抱得渾身僵硬的尤里斟酌半晌,小心翼翼地問:「發生什麼事了?」
  窩在頸邊的銀色頭顱沒有動,只是默默遞過從早上開始沒放開過的手機,屏幕顯示著一張相片。
  尤里睜大眼睛。耳邊飄過維克托略帶哭腔的嘶叫。

 


  「我今早抓到我老婆跟我最好的朋友睡了……!」

 

 

  尤里瞬間用後內四周跳的腳力狠狠踹飛賴在他身上的維克托。
  「煩死了,老頭子!去死!滾遠點!」
  「尤里奧~~~勇利來我家後一直拒絕跟我同房睡,可是馬卡欽只要撒嬌蹭蹭他就讓牠進他房間,現在居然蹭上他床上了!明明我才是勇利的darling,勇利怎可以這樣對我嗚嗚嗚嗚嗚」
  「放手!我不想知道你和豬排飯那點鳥事!喂別把眼淚鼻涕抹在我身上,斃了你!」
  「尤~里~奧~嗚~嗚~嗚~~」
  「臭老頭放——開——我——!!!」

 

  有請波波維奇送上本日金句。
  「這是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