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哩呱啦

關於部落格
部份文章內容衍生自日丸屋秀和先生的國家擬人作品
但一切內容與實際存在之國家、歷史、團體、人物無關
  • 471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OI】Tea Time for Life【奧尤】

  奧塔別克有重度的喝茶習慣。這是尤里認識了他不久後很快觀察到的事。
  有著悠久喝茶文化的俄羅斯近年被逐漸掘起的咖啡文化侵占,越來越多年輕人熱烈擁抱這全球化的趨勢,咖啡店一家接一家地冒出。當身邊沒有爺爺堅持沖泡的熱茶,尤里也會跟隨其他訓練同伴在休息時候溜到街上咖啡店裡,米拉總會以年齡原因只願意給尤里點含奶量高的拿鐵(「小孩子別喝那麼多咖啡因!」她說,裝著看不見尤里偷喝一口她的特濃咖啡後整張妖精臉苦得皺成一團並悄悄往自己的拿鐵撤了兩包糖的小動作)。雖然很不情願,但尤里也不得不承認以鮮奶沖泡的拿鐵算合自己口味(當然加糖後味道更佳)。
  倘若喝咖啡只算是尤里生活上的小調劑,奧塔別克的喝茶習慣完全是生活本身。與這位哈薩克朋友相處期間,尤里留意到奧塔別克幾乎朝夕不分時間都會喝茶。除了練習期間會補充水份外,他從不會點黑茶以外的飲料——早餐配熱茶,中午點熱茶,下午也喝茶,有時訓練過後晚了,他還是要泡上一壺黑茶,在尤里詫異的目光下在碗裡撒小撮鹽,加入鮮奶再倒進濃茶。

 

  「你還真喜歡喝茶啊。」
  觀察了對方泡茶習慣良久的尤里終於忍不住說。奧塔別克端起碗的手頓了頓。
  「在家裡習慣了。」
  「爺爺也喜歡喝茶,但不像你整天在喝,也不會往茶裡撒鹽。」
  「我也不會像你在茶裡放果醬。」
  喂,要來揍嗎,尤里捧著自己的甜紅茶瞪了瞪。對方不痛不癢地把碗湊到嘴邊啜了口,有機會的話來我家試試吧,在這裡怎樣都泡不好哈薩克奶茶。哦,那下次你也跟我去爺爺那處試試他手勢吧,他的皮羅什基和紅茶都是世界第一。好。

 

  尤里知道他的哈薩克朋友是說得出做得到守諾言的男人(哪像某個善忘的老頭!),可是他仍低估了他的行動力。當尤里站在據稱是奧塔別克家的巨大圓拱形氈房前,他才回神過來接受自己真的被一張機票給送過來了,即使現在時值非比賽季節,每天的基礎訓練也是不能怠慢,天知道奧塔別克是怎樣說服雅科夫和莉莉亞放人。
  管他的,人都來了,總不會又用一張機票送他回去吧。

 

  奧塔別克的家離首都阿斯塔納有好一段距離,但不愧是哈薩克的英雄,到處都看到奧塔別克的蹤影,也能感受到周圍各種羨慕崇拜的視線。就好像豬排飯在長谷津那樣,尤里想。顯然他對自己身為俄羅斯新星以及總是跟英雄出雙入對的「英雄身邊的戰士」身份沒有自覺。
  也許因為難得奧塔別克回鄉還帶上了貴客,他的母親把整個家族的人都請來,把氈房擠得熱熱鬧鬧,男人們坐在鋪著設計精巧的厚厚花氈上聊天,女人們都在廚房裡準備晚茶。尤里想起奧塔別克說過他母親泡的哈薩克奶茶是他喝過最好喝的,想跟進廚房一窺燒茶的過程,卻被不善俄語的奧塔別克母親又是擺手又是搖頭的擋在門外。她語氣急促地用哈薩克語跟奧塔別克說了幾句,匆匆走回廚房。
  「你是客人,你進去會讓她們不自在。」奧塔別克這樣解釋,他沒有補充,燒茶是女人的工作,雖然他不認為尤里會介意,自己也不怎麼拘泥於這個傳統,尤里想進去,讓他進去便是,只是不好讓家裡遵循傳統的女人們難做。
  尤里被推到氈房的最裡面,挨在餐布的頂邊坐下,與奧塔別克和他的父親並肩而坐,眾親戚紛紛按序入坐。餐布上放著奶疙瘩、饢、各種乾果和水果,都讓尤里感到新鮮。奧塔別克母親端著一大壺剛煮好的黑茶坐到靠近門口的位子,奧塔別克撈過尤里手邊載了些許從牧場直送的鮮奶的碗遞過去,轉眼間盛滿熱騰騰的奶茶被端到尤里眼前。
  尤里接過碗子,在幾十雙眼睛的注目下湊到嘴邊,緊張地啜了一口,細細品嘗濃厚清甜的奶香沖淡舌尖上磚茶的澀味,苦中帶鹹的茶味有異於爺爺總帶著果實香甜的紅茶,那不是尤里熟悉的味道,也跟奧塔別克給他泡過的不大相同,可是。
  「好、喝。」奶茶溫暖了他的胃也瓦解了他緊繃的神經,他喝了口,再喝一口。奧塔別克母親給似乎是聽懂了這句簡單的感嘆,露出明顯放下心頭大石的笑容,親戚們也是安心地開始聊起來。

 

  奧塔別克的家人雖然以哈薩克語為母語,但大多都能用俄語溝通,因此尤里並沒有覺得自己的存在太突兀,話題都能搭上兩句,再說不通還是有奧塔別克在幫忙翻譯。尤里邊回答他們無窮無盡的好奇心,邊有樣學樣地將饢略微浸泡在奶茶裡再放進口。手邊不曉得什麼時候放了一小碟已剝開的核桃,他也就不客氣地抓了一把嗑著吃。
  茶碗總是在尤里不知情下被遞到女主人那邊給倒滿,滿了又空,空了又滿,尤里喝飽得鼓著肚子,不太好意思開口,奧塔別克悄悄讓他把手蓋在碗上,跟母親說喝夠了。母親點點頭輕聲笑了,用哈薩克語說了句什麼,席裡爆出一陣友善的笑聲。尤里疑惑地看著奧塔別克,後者低頭咳了聲,「她說你感覺很適應,是個好孩子。」
  尤里跟奧塔別克一家聊著,關於俄羅斯與哈薩克的相異之處,關於滑冰的種種,關於爺爺和他烤的皮羅什基,關於奧塔別克在外的情況……奶茶一碗接一碗,本來喝飽了的尤里這回倒是講累了,旁邊聽著的奧塔別克給他遞過再次斟滿的茶碗,有意無意地接過話題,尤里也就安心地吃著他的乾果,感受著屬於這個家輕鬆悠閒的氛圍。

 

  夜深了,眾親戚準備打道回府,臨行前紛紛向尤里道別,好幾個男人往奧塔別克的肩膀重重地拍,意味深長地說幾句話後大笑著離開。奧塔別克母親收拾餐布回到廚房,父親似乎是走到外面抽煙草去,氈房一下子空盪起來。
  尤里喝完碗裡最後一口奶茶,舒暢地吐了口氣。
  「你沒的說錯,你母親煮的茶太好喝了,相比起來你的完全不行嘛。」
  「母親只告訴過我大概煮法,沒有給我機會實踐。在外面練習的時候想念了,就靠自己記憶嘗試重現。」
  「完!全!不!行!跟阿姨的不能比。啊——可惡,要是離開這裡就喝不了,奧塔別克你就不能讓阿姨認真教你一次嗎。」
  「……我沒有天份,她大概不願意教我。但她應該會願意教你。」
  「啊?她剛才還不讓我進廚房。」
  「你那陣子是客人,喝過這家的茶,就是熟人了。」
  尤里咕噥著想了一會。
  「行,我學懂了,以後在外面你要是想家了我也能給你煮。」
  「好。」

 

  奧塔別克撿起尤里的空碗子,嘴角微揚。

 

 

  「學會了,就來我家,為我燒一輩子的茶吧。」

 

文章參考:沒什麼事是喝一碗奶茶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喝兩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