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哩呱啦

關於部落格
部份文章內容衍生自日丸屋秀和先生的國家擬人作品
但一切內容與實際存在之國家、歷史、團體、人物無關
  • 471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OIx進巨】You Only Live Twice

  勝生勇利瞥了眼坐在左邊興致勃勃眼珠快掉出來的前教練現伴侶,再看一眼右邊理應在備戰卻選擇頂著臭臉前來觀戰的前妖精現王子殿下。即使已退役多年仍不習慣被夾在兩個存在感極高的名人之間,他稍微坐立不安地托托眼鏡,目光落到滑冰場邊的人群,試圖辨認出他們此行的目標。

  來了。維克托坐直身子,緊盯著從入口進場的身影。場內人群先是帶起騷動,卻都突然噤聲不語。

 


  里維‧阿卡曼。連眼裡從來只有維克托的勇利都知道的名字,在維克托升上成年組前稱霸男單賽事的德國王者。自初次出賽就展現出不符年齡的強大實力,其冷冽無情且氣勢逼人的軍人風格為他於祖國贏得「兵長」的尊稱,更震撼當時以柔軟華麗為主流的花滑界,並以各種高難度花式旋轉擊潰跳躍圈數比他多的對手,贏得他在成年組所有的比賽。

  當維克托發表下季將要升上成年組,包括本人在內,人們都在期待這位花滑界的未來新星與當代最強的鬥爭。然而就在那個賽季結束時,二十三歲的里維站在頒獎台的頂點宣告他的隱退,從此退出群眾的視線。他再沒有參與任何花滑相關的活動,拒絕所有訪問和表演邀請,就連從出道就獨家贊助里維至今的史密斯財團也公言不會贊助其他花滑選手。

  一切一切都是那麼唐突。

  不。長期觀察支持他們的英雄的國民篤定地表示,這決定早有預兆。那個賽季里維的表演主題一反往常的冷酷陰沉,當他發表「希望」一詞時他的支持者們快嚇得摔下椅子,向來硬朗的表演風格出現從沒見過的溫柔暖意,隨著時間遞增,在三月的世錦賽更是展露了稀有度爆表的柔和淺笑,最後更打破個人的最好成績為他比賽生涯劃上句號。

  到底是什麼改變了他們的英雄冷酷的心,又是什麼讓他決定退出花滑界,國民們費盡心機都無法揣測他的內心思想,眼睜睜看著國家的選手們失去了他們的頭領和目標,從此一蹶不振。

 


  時代變遷,俄羅斯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贏得五年霸成為花滑傳說,他的弟子、日本的勝生勇利終於得償夙願為祖國奪得金牌,新一代的選手像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俄羅斯的尤里.普利謝茨基、哈薩克的奧塔別克.阿爾京、加拿大的約翰.雅克.勒魯伊、美國的雷奧.德.拉.伊格萊西亞、中國的季光虹、日本的南健次郎等等都已成為比賽常客,各國全力支持他們的前線選手,同時也著力培育下一代的種子。

  此時,已陷入長達十多年低潮期的德國花滑界得到了令人振奮的消息:他們的英雄里維「兵長」要帶著弟子參戰青年組,並得到史密斯財團全力贊助,務求他們的未來希望在戰場前後上下都得到最完善的全方位支援。

  德國國民們又驚又喜,有年資的花滑粉更是激動流淚,世界青少年花滑大獎賽的各站門票史無前例地在開售三分鐘內被搶購一空,黃牛票更是炒至天價,在這一票難求的情況還是靠維克托的面子和人脈保住了觀賽的關係席,而勇利也極力爭取成功讓他的伴侶同意穿著相對低調的變裝進場,可他沒料到連尤里奧也會前來觀賽。

 


  穿著黑色大衣並圍上白色領巾的「兵長」領著「新兵」到滑冰場邊作最後準備。左黑右白的柔軟襯衫包裹著少年纖幼有力的身體,隨著燈光搖曳能看到衣物上呈羽毛狀的暗花紋,彷彿將羽翼披在身上隨時展翅高飛。

  里維接過少年脫下的鞋套,仰頭看著攀在滑冰場邊的弟子,朝他勾勾手指。少年了然地低下頭,好讓導師拍拍他的棕色頭顱,順便給他調整好造型。

  里維抽回手,只見少年在冰上雙腳併合,左手置於身後,右手握拳敲在心藏處,隨後滑出冰場。

 


  廣播叫喚少年的名字,艾倫.耶格的自由滑即將開始,主題是,「自由」。

 


  少年繞場數圈後在中央停立,兩手宛如翅膀般張開,抬頭。

 


  沉厚的交響樂響起,他隨音樂起舞,步法略顯粗糙但輕盈,跳躍仍未純熟且轉數不多,然而他的旋轉軸心穩定快如風馳,蹲坐後伸得筆直的腳尖刮起銳利烈風。

  飢渴的瞳孔顯露不符年齡的兇狠鋒芒,挪用全身每一寸肌肉在寒冰上無聲咆哮,他的自由需要爭取,他的未來需要奮鬥,因此他將自己化作武器,將擋在他面前的高牆通通粉碎。

  誰都不能阻擋他。

  從旋轉移到下一個跳躍的助走前,富穿透力的黃金眼瞳向勇利方向射去,距離再遠仍能清楚感受到裡頭宛如猛禽般強韌不屈的意志。

  俄羅斯的冰老虎睜開了慵懶的綠眼睛直接承受對方挑戰的目光。他露出挑釁的笑意,不耐地磨著爪子緊瞪眼前的獵物。

  維克托下巴擱在手背上愉悅地低聲笑了。勇利不禁打了個冷顫,如此赤裸的好戰眼神久違地燃起他的好奇和期待。

 


  冰刀蹬踏凌空飛翔,旋轉三圈後乾淨利落的著地,進入最後的旋轉。國民們從他的姿勢窺視到當年祖國英雄滿滿的影子,都激動地不敢眨眼,深怕再細微的動作都會驚動眼眶裡的淚水。

  勢不可擋的旋轉漸趨靜止。左手按在心臟處佇立數秒,緩緩朝場邊的里維伸過去,艾倫臉上揚起驕傲的容光,看進對方深灰的眼眸裡。

  勇利的位置距離有點遠沒能看清,依稀看到里維嘴角難以辨別的弧度,以及四周驚訝得吞下歡呼聲默默閉息觀望的群眾。

 

 

 


  他們在絮絮細語——有隻初出茅廬的金眼野禽不知天高地厚急著找死,以十五歲的「高齡」闖進世界青少年花式滑冰大獎賽,過關斬將後以第三名的成績為他的祖國久違地登上頒獎台。

  他們在絮絮細語——昔日的最強英雄帶著他們的希望,加上強力的後援團隊再次進擊戰場,立誓要排除所有困難和障礙,狩獵獵物,驅逐對手。

  他們在絮絮細語——即使被說是有勇無謀,幼鳥依舊選擇在此破殼而出,展翅翱翔。
 

 

 


  他們在絮絮細語。

 

 



  ——You only live twic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