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哩呱啦

關於部落格
部份文章內容衍生自日丸屋秀和先生的國家擬人作品
但一切內容與實際存在之國家、歷史、團體、人物無關
  • 47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法/英倫兄弟】哥哥的搭☆訕☆日☆記☆(法叔生日快樂)

00.


 

  古人曰,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歷史。

  其實我只是想說今天的法叔也有年值壯年的年輕時候。


 

01.


 

  弗朗西斯心情很好地前往友人安東尼奧家的酒莊。

 

  友人說今年上等葡萄大豐收,難得釀制出數十年來品質數一數二好的紅葡萄酒,特意邀請弗朗西斯到舍下開品酒大會。自認是釀葡萄酒高手的弗朗西斯自然應邀赴約,離家前也帶了一瓶自家出品的香檳好讓他炫耀一下。

 

  前往途中他所經過的地方無可避免地屍橫片野,雌性生物們在一片粉紅泡泡中不支倒地,只因他一個回眸、一次眨眼,他像來去自如的瀟灑怪盜那般輕鬆奪去她們的心,於是被勾掉靈魂的空虛軀殼裡只剩下關於那身影的小小美麗記憶……

 

  這都是後話。

 

  總之,弗朗西斯有空就拋媚眼的習慣很久以前就培養著了。

 

  因為友人只邀請了自己所以完全沒心理準備會在酒莊遇到外人的弗朗西斯在看到正跟安東尼奧搭訕(?)的修長身影時,一向平靜的心,驀然悸動了。

 

  喔,我的上帝,那頭柔順的及肩白金色髮絲實在太美了,如果她願意留長髮,將那濕潤的髮絲披在赤裸的身上,哥哥會很高興。

 

  視線往下。

 

  喔,我的天,那纖細的背影實在我見猶憐(?),瞧那漂亮的骨架和細腰,如果她願意脫下身上的遮蔽物扭動,哥哥會愛死她。

 

  視線繼續向下。

 

  喔,我的女神,那雙包裹在純白及膝綿襪的小腿纖幼適中,白皙的大腿在深綠底色格子紋的及膝裙裡約隱約現,倘若她願意雙腳勾在他腰間律動,那會是多麼美麗的光景。

 

  思及至此,弗朗西斯感到唇乾舌燥,強烈地渴求更深入認識眼前美麗背影的主人,最好是,能在夜裡爬上床上慢、慢、深、入、了、解。


 

02.


 

  其實弗朗西斯有戀腳癖。


 

03.


 

  「喔,弗朗西斯!」

 

  因熱愛陽光而膚色偏深的安東尼奧露出一口閃亮白牙,很自然地伸出雙臂打開懷抱直接給弗朗西斯來個大擁抱。

 

  雖然在心裡流淚為啥不是旁邊的漂亮姐姐撲過來為啥哥哥要擁抱一個男人,弗朗西斯還是從善如流地接受朋友充滿陽光氣息的祝福。

 

  「親愛的,你想把自己曬成番茄乾?怎麼哥哥每次見到你都覺得你臉頰又紅了。」

  「哈哈如果是番茄乾我不介意唷。喔喔弗朗西斯你給我帶了什麼——」

  「不給哥哥介紹一下旁邊的美人嗎?」

 

  三句不離本行的弗朗西斯似乎把探訪目的丟到海峽去。

 

  安東尼奧看到友人手中的上等香檳的熱情笑容瞬間微乎其微地扭曲,小心翼翼地瞥向默不作聲自故自喝了口酒的新酒友。啊,手上青筋冒現……

 

  「咳、這位是我在試酒派對上認識的新朋友,對烈酒很有見解的安——」

  「安美人,有興趣跟哥哥品嘗愛情這甜美而辛辣的烈酒嗎?」

 

  被漂亮姐姐(?)優雅的嚐酒姿態衝昏了頭腦的弗朗西斯沒聽完友人的介紹就猴急地發出邀請,順便拋了個至今戰無不勝的強烈媚眼,沒留意安東尼奧在聽到他稱呼對方的瞬間刷白了臉,冷汗直冒,表情幾近驚恐。

 

  美人一口氣把手中的酒全灌下去(安東尼奧痛哭,喔喔我的珍藏雪梨酒就這樣全滅了嗚嗚),似笑非笑地瞥了弗朗西斯一眼,然後轉頭向一臉恐慌的安東尼奧舉舉空杯:

 

  「實在很不錯。難怪莎翁有如此高的平價,我領悟到當中的美妙了。對了,你想試我釀的那瓶我帶來了,要現在試嗎?」

  「喔、喔,我早就想一嚐你的釀酒技術了,你帶來的是那種嗎?」

  「嗯。對喝不慣的人而言是挺烈的,你準備好沒有?」

  「只要有番茄乾當下酒菜的話我什麼都能試唷。」

 

  那一瞥可把對美人沒半點抵抗力的弗朗西斯勾去半個魂魄,以女性而言較低沈的聲音在他耳邊嗡嗡作響,喔,我的女神,那雙比路德小子家的黑森林還要深邃墨綠的瞳孔,在晚上是會多麼的誘惑,那把誘人的嗓音又會如何呻吟……

 

  於是,他在安東尼奧反應過來前衝口而出:

 

  「安美人,要來玩個拼酒遊戲嗎?」

 

  說罷帥氣一笑。

 

  安東尼奧石化中。

 

  「等等、弗朗西斯你不瞭解——」

 

  「嘿。」

 

  相較於安東尼奧的慌張,美人顯得從容不迫,她仰首輕笑,語氣間盡是不屑和嘲諷,高傲得像隻優雅的貴婦貓。

 

  「你是說,你的對手是我嗎,先生?」

 

  「對。」弗朗西斯變魔術似的空手一揮,甩出一朵嬌豔的紅玫瑰,以他充滿費洛蒙的嗓音說道:「賭注就是妳,漂亮的小姐——要是哥哥拼酒贏了的話,妳今晚就陪哥哥快活吧,哥哥可以擔保妳會有一個美、好、的、晚、上。」

 

  美人沒接過紅玫瑰,她挑了指眉(弗朗西斯的心又猛烈一跳),無視弗朗西斯志在必得的語氣回頭跟僵在原地的安東尼奧說:「他就是你口中那個紅葡萄酒專家?」

 

  「呃、是這樣沒錯……」

  「香檳專產商?」

  「對,就是他……」

  「變態裸體狂?」

  「……」

  「嘿。」

 

  低笑,嘴角一揚,似乎是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

 

  「先生你對誰都抱持這種博愛態度?」

 

  「不、只有漂亮的女性才令我願意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安美人妳——」

 

  「波諾弗瓦先生,你的建議很有趣。」她打斷了弗朗西斯接下來的奉承說話,神色難辨。「可以,我接受你的挑戰,但酒類由我決定。」

 

  「噢,親愛的安,哥哥我從不會向美人的要求說不。」誇張地行了個宮廷禮(其實他想行吻手禮),弗朗西斯朝好友比比姆指:「來,親愛的,把你的珍藏都貢獻出來吧!」

 

  「別,酒我有帶來。」

 

  美人的一句話讓安東尼奧感激涕零,不用他開倉跳樓大拍賣喔喔他的珍藏有救了……然後他醒悟美人口中所說的酒類,轉頭看了看志在必得的好友,又瞄了美人嘴角明顯的嘲諷笑容。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此刻決定不再阻止酒友的不理智舉動。


 

04.


 

  事後證明他做對了。

 

  「所以說……安德烈是烈酒的專家,他釀製的威士忌酒精含量最少40%,就算是我家的雪梨酒頂多只有21%左右,一向淺酌紅葡萄酒總是喝不到12%的你哪會是他對手,你還有一口沒一口地跟他死命灌……」

 

  安東尼奧瞧著喝了不到兩瓶威士忌就醉倒癱在地上毫無儀態的好友重重歎氣,好吧看來他醒過來後就會在這裡大吐特吐,然後替他收拾的又是自己……

 

  旁邊的安德烈大佬冷哼著若無其事一口氣灌掉第十瓶威士忌,意猶未盡地抹抹唇邊:

 

  「想灌醉老子?下輩子吧。」

 

  ……好大的反差……

 

  安東尼奧發現好友以後有難了。誰叫他連人家的性別也搞錯,情報也沒收集好就以自己的弱項拼人家的超強項,對手還是傳說中的那個大酒桶、即便醉倒也絕看不出來的紳士,安德烈‧柯克蘭……

 

  弗朗西斯,我的好友,我替你默哀,阿門。

 

(莎翁在《亨利四世》裡說過If I had a thousand sons, the first human principle I would teach them would be to foreswear thin potations and dedicate themselves to Sherry.”意指「即使我有上千個兒子,作為第一條男人的原則我都會教他們飲用雪利酒。」)


 

05.

 

  「國家的興衰總是跟美酒和美色有關,therefore遇見穿skirt的靚女要先三思而後行,understand

以上,感謝中文大學歷史系學者○港先生接受訪問。


 

06.


 

  弗朗西斯休養了整整一星期才擺脫醉酒的後遺症。當從安東尼奧口中得知安美人是男人的事實時整個愣很大,怎樣也不相信憑自己出色的眼力(例如一眼分析出女性三圍數字膚質年齡生理狀態等等)退化到男女不分的可笑地步。

 

  要不就是自己開始老花,要不就是那男人比女人還要漂亮蒙蔽了哥哥的雪亮眼睛,要不……就是當時自己醉了。

 

  為了一洗恥辱,弗朗西斯決定再度出擊。

 

  人形費洛蒙機械發動,今天也要信心滿滿地出發——


 

07.


 

  今天路上也有很多女性屍體(?)。


 

08.


 

  「哈啊?大爺我喜歡擋路,女人給我靠邊站!」

 

  耳尖地聽到這句比三流小說還要狗血的典型惡霸欺負良家婦孺對白,弗朗西斯頓時燃起英雄救美的同樣狗血念頭,沒想太多就側身插進兩人之間,息事寧人般拍拍盛怒中的無名大爺:「有什麼事讓哥哥來幫忙解決,別生氣別生氣。」

 

  「啊?你這穿得那麼花哨的小子想怎樣?大爺我喜歡找麻煩幹你何事?!」

 

  無名大爺很氣憤,弗朗西斯只好再說幾句奉承的說話(?),然後安撫似的向身後人微笑:

 

  「美女你別擔心,有哥哥在妳什麼都——」

 

  這一瞥可不得了。

 

  喔,我的上帝,這是多麼美麗的人啊!淡金色的柔軟短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就算面對著惡霸、那如酢醬草般翠綠的瞳孔仍毫不怯弱地直視前方,現在這雙漂亮的眼睛正生氣勃勃地瞧著他——啊,那結實有力的骨架正源源不絕地散發著年輕的青草氣息,這種運動型鄉村勇敢的純情美人,在床上一定很有持久力可以慢、慢、來……

 

  妄想先打著,為了把妄想化為現實,哥哥要先跟打敗惡人拯救公主。


 

09.


 

  你確定某H ERO的英雄論不是他的傑作?

  (英雄論的起源是我唷~by亂入的起源君)


 

10.


 

  弗朗西斯突然感到身後有點冷。

 

  正確而言是後面有寒氣生產機。

 

  再詳細點是身後那位在弗朗西斯眼裡很陽光很有活氣的美人在散發寒氣。

 

  加上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抵在自己腰間。

 

  「你說誰是美女、啊?」

 

  ……咦?

 

  弗朗西斯僵硬地慢慢轉身,那位金光閃閃(?)的美人背著太陽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手裡拿著收割用的小鐮刀正抵在他腰間,彎曲的刀片如果再往下一點就會割到很糟糕的位置——


 

11.


 

  「OK啦,波諾弗瓦先生不是在很久以後有tough的艾菲爾鐵塔嗎。

  所以帕特利克先生你大可以像割麥一樣把那東西cut掉無所謂。」

  以上,感謝X週刊資深娛樂版記者○港先生接受訪問。


 

12.


 

  傳說中的微笑暴力紳士,帕特利克‧柯克蘭,今天也很盡力地把兩個登徒子(?)打個落花流水,並決定在往後的日子裡時刻緊記隨身攜帶武器。


 

13.


 

  弗朗西斯艱險地避過小弟弟被割掉的大大危機,但仍敵不過被拳打腳踢一番的大危機,還好他有自覺地雙臂保護著臉蛋,不然他的生財工具(?)就這樣被毀掉了。

 

  (臉被壞掉沒關係,臉上什麼東西都可以換的喔,就算鼻子塌下來還可以墊回去!啊整容的起源是我唷~by亂入的起源君)

 

  躺在床上養傷一個月的弗朗西斯覺得自己一定是近視了,要不就是那天陽光太燦爛了,哥哥有什麼可能一連兩次也把男人錯認作女人,而且明明躺在自己最愛的床上卻不能在上面做運動哥哥憋得好辛苦喔……

 

  有鑒於失敗個案都是金髮綠眸的美人,弗朗西斯決定這次鎖定擁有同樣條件的美人,只有這樣他才可以重振雄風(?)。

 

  人形費洛蒙機械發動,為了重振聲威今天也要努力散發魅力——


 

14.


 

  行動前要先熱身。

  於是今天的街道上的男女(?!)屍體數量多得很異常。


 

15.


 

  弗朗西斯肚子有點餓了,於是決定出擊前先吃點東西,待會才有氣力幹各種的事(?)

。吃什麼?青蛙腳還是焗田螺?要來點鵝肝醬嗎?唔、下午果然吃點甜的比較好吧,例如如女性身體般香軟的瑪德蓮蛋糕……

 

  衣角被揪住。嘴裡還嚼著蛋糕的弗朗西斯往旁邊一看——

 

  喔喔這是——!!!

 

  多麼可愛的女孩!喔我的上帝,瞧瞧這金色燦爛的小雙辮女孩!不但穿著及膝的綠底格子裙,連髮帶也印著同系的格子紋,翠綠色的眸子裡只反映著哥哥的身影(其實是手裡的蛋糕),啊——

 

  突然想起某位喝烈酒厲害到不像人的紳士。瞇著眼睛,他蹲下來仔仔細細地把女孩從頭到腳打量幾次。女孩放開了手,乖乖站好任由他視姦慢慢把她看清楚。

 

  ……越看越像是那位的小女孩版。不論是外表還是打扮都有那位的強烈影子。

 

  這、這不是重振聲威的好機會嗎!此刻的弗朗西斯心裡充斥著「理想伴侶養成」、「烙上自己的印記」、「從裡到外都有自己的(薔薇)味道」等等的吼叫,良心?那能把馬子——啊不、那能勾美人上床嗎?

 

  於是弗朗西斯溫柔的笑了笑,拍拍手上的蛋糕屑,輕撫著女孩柔軟的髮絲:「找哥哥有什麼事?嗯?」

 

  「……您、您是妖精先生嗎?」女孩怯怯地問著。

 

  好、好可愛——————!!!!!

 

  「對喔,我是說會法語的妖精哥哥唷。妳能看見我?」將計就計。

 

  「嗯!」女孩燦爛一笑,唔喔好耀眼……

 

  「妖精哥哥,我……」綠眼睛悄悄瞄了眼弗朗西斯的蛋糕,又迅速地低下頭。

 

  啊啊,我的小貓肚子餓了。弗朗西斯很貼心地把剩下的瑪德蓮蛋糕都給女孩,看她有一口沒一口保持儀態地迅速把蛋糕都吃掉,充滿貴族風範,於是弗朗西斯更肯定她是個難得的養成好素材。

 

  「吶、妳自己一個出來逛嗎?」

 

  「不,小格葛格也在,不過他在書店裡逛太入迷了,所以……」說罷很有罪惡感般低頭。

 

  原來還有小騎士,那得趕快先把她帶走。「會讓妹妹肚子餓的都不是好哥哥喔,來,妖精哥哥帶妳去找好吃的。」

 

  小頭顱歪了歪,眼睛閃過一絲疑惑:「欸?」

 

  啊不行,她懷疑了。「來,告訴妖精哥哥,妳想吃什麼?」

 

  「葛格的司康餅!」秒答。

  「妖精哥哥知道比司康餅更好吃的東西喔~」放餌。

  「真的?」游近。

  「妖精哥哥不會說謊。妳要跟來嗎?」準備。

  「嗯!」上釣。

  「喂那邊的猥褻大叔你想對我弟弟怎樣!」

 

  ……咦?還沒來得及握緊那隻可愛小手,弗朗西斯原地愣了愣,眼看著遠方急速接近的某個很有厚度的飛行物體瞄准他直直飛過來砰——

 

  「唔——!!」捂住臉蹲低嚎叫。


 

16.


 

  「上次避開了臉上的傷害?So what,要來的總會來,個天注定要你見血,你就是多貼幾張符都無用,還是讓我用羅庚幫你測測,給你打個95折,再送塊石頭給你擋擋煞氣吧。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以上,感謝著名風水學家○港先生接受訪問。


 

17.


 

  「亞瑟!沒事嗎!」格瑞斯來勢洶湧地衝過來一把將弟弟往身後拉,狠狠瞪了正抹著鼻血的弗朗西斯一眼,然後緊張地把弟弟從頭到腳仔仔細細地看清楚,看到弟弟身上沒多出什麼詭異的傷痕,鬆了口氣。

 

  「小格葛格……」

  「嗯,裝可憐也不行,不記得哥哥說過不能離開哥哥的視線嗎?要是走失了怎麼辦。」

  「亞瑟、肚子餓了……」

  「那就跟哥哥說,別自己跑出去跟奇怪叔叔玩。」

  「妖精葛格給亞瑟好吃了喔?」

 

  「妖精哥哥?」格瑞斯冷哼一聲,順手把手裡的那疊厚厚的書山全都砸過去想再度爬起來的偽妖精,「亞瑟,你在家裡看過那麼多還會分不清人類和妖精?就算真的是妖精,你可以隨便拿走妖精送你的物件嗎?」

 

  小亞瑟低頭反省,一邊幫忙拾起格瑞斯掉了一地的書本。

 

  「做錯了該說什麼?」

  「……對不起,小格葛格。」

  「嗯,好吧,哥哥原諒你了,下次要記得教訓喔?」

  「嗯!」

  「肚子餓了對不對?亞瑟想吃什麼?」

  「葛格的司康餅,要草莓果醬和濃縮奶油——」

  「好,我們回家一起烤。」

 

  格瑞斯牽起亞瑟的小手,正要離開之際像是想起什麼般惡意地朝被書本的重量砸扁了的某隻偽妖精笑了笑。

 

  「我們先走了,妖精先生,請您下次記得把尖耳朵露出來,不然我們這些凡人會把您當成普通人對待的話實在太失禮了。」

 

  將來成為傳說的冷靜紳士、連家裡那兩位傳說中的哥哥都要退避三舍的大魔王,格瑞斯‧柯克蘭,輕輕鬆鬆地拖著身高相若的亞瑟‧柯克蘭(男),一起朝著夕陽踏上回家的路。

 

  人形費洛蒙機械,編號弗朗西斯‧波諾弗瓦,再起動不能。


 

18.


 

  挺久以後——久到弗朗西斯不得不承認自己終於成為魅力大叔的一員之後——聽說海的對岸搬來新的家族,本著要給人家一個好鄰居的美好印象(順便去看看有沒有美人)的目的打算去串門子。


 

19


 

  年少輕狂是真的。老年更狂也是真的。


 

20.


 

  「說起來,曾經有個笨蛋把老子當成女的還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