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哩呱啦

關於部落格
部份文章內容衍生自日丸屋秀和先生的國家擬人作品
但一切內容與實際存在之國家、歷史、團體、人物無關
  • 47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英倫兄弟中心/偽法英】You must be joking!

  「唔係掛……乜唔係得一個病咗咋咩?(不是吧……不是只有一位生病了嗎?)」

 

  當賀瑞斯風塵僕僕地頂著一頭濕髮趕到醫院特等病房門口時,向來冷靜的撲克臉在看到四位緊密血緣關係的金髮兄弟各自躺臥在病床上咳嗽的光景不禁皺眉。瞥到門旁為探訪者準備的口罩,躊躇了一下,還是保持原狀地輕輕敲門。不意外地四兄弟同時朝他露出訝異的神情。

 

  拍了拍肩上的積雪,賀瑞斯脫下半濕的大衣掛起來,靜靜闔上門。

 

  「午安,先生們,感覺還好嗎?」

 

  「哈嚏!(賀瑞斯:Bless you)謝謝……喔、賀瑞斯,」亞瑟摸過面紙巾捂著鼻子,「你怎會在這裡?」

 

  「上司派我來出席會議,本來昨天回程,只是航機因為這場暴雪取消了——」另外先生您的航空公司罷工抗議了(註一),「——(反正有賠償)就決定逗留多幾天。另外聽到先生您因為嚴重凍傷被送進醫院,時間許可的情況下就過來探訪。只是,我只聽說亞瑟先生被送進來……」所以探訪的禮品也只臨時準備了一份而已——當然費用上報公帑。

 

  「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凍傷的不只亞瑟一個。」格瑞斯合上正翻閱的泰晤士報:「非常遺撼地。」

 

  「你該看看他們當時的蠢樣,咳、」安德烈嘲諷地露齒一笑:「像可憐的小兔子般抖過不停。」

 

  「你該不是忘記最丟臉的人是你吧,被救護人員從冰塊裡鑿出來的時候臉色比TSCO的廉價藍莓醬還要紫。」因為咳嗽而聲音沙啞的帕特利克不減氣勢地插進話題:「尼爾那小子的狀況還比你好,你就承認你上了年紀體虛受不了寒吧,老安。」

 

  「這樣說你也不比我好多少,當你快把肺都咳出來的時候尼爾小傢伙早就轉去普通病房,你確定他的強健體格遺傳於你?」言下之意就是怎樣看都是柯克蘭家的優良血統保佑,不再跟他們姓氏的帕特利克體質比他們弱是應該的。

 

  「咦,難道我記錯了嗎,的確那時候吊最久葡萄糖的人是某位自稱能跟布拉金斯基先生拼上幾輪伏特加的老先生——」明明就不是因為什麼柯克蘭優良血統。

 

  「臭小子你就等著這次世//盃和奧/運被打個落花流水吧。」

  「不但要四合一靠著弟弟們組隊打奧/運,世//盃連自己么弟也打不過的老先生我很懷疑你會在練習中途就倒下退出。」(註二)

  「訓練設備貧乏的你大概連初賽也過不了。」(註三)

  「聽說閣下多年來世//盃只晉級過兩次決賽週?」

  「安德烈,有空吵嘴倒不如先想想怎樣減低這次因雪災而延遲足球賽事的損失吧。」

  「嘿格瑞斯,這小子剛剛可是連你也給小看了……」

 

  說到底究竟為什麼不再是柯克蘭一員的帕特利克會跟您們一同行動、您們做了什麼才會被冰封,而且既然大家都病重為什麼還會被編在一間病房裡互相交叉感染——此刻的賀瑞斯很想這樣問。

 

  對兄長們的交流很習以為常也沒打算加入戰場的亞瑟向賀瑞斯招招手。

 

  「賀瑞斯,還習慣嗎?即使你曾經居住的時候也沒受過這種寒冷吧。」

  「會議地點的暖氣很充足(所以電費大概也很可觀),先生。倫/敦市中心的氣溫也比郊外和暖。不過看到海/德公園(H.y.d.e Park)因此關閉還是第一次。」

  140年來首次啊,賀瑞斯你運氣不錯。」

  「既然先生您這樣說我可以期望這次樂透和賽馬會中獎嗎?」

  「要是你有紙筆我倒可以給你施個簡單的魔法……」

 

  「……的話問亞瑟去!」

 

  「咦!?」

 

  正想說今天的亞瑟先生意外地跟年幼時記憶裡的冷靜紳士形象很相似,下一秒就看到他臉色瞬間由感冒發燒的通紅變得發白,速度比自家哥哥的變臉絕活有過而無不及——置身事外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因為算盤被某位酒鬼給砸碎了。

 

  始作俑者的柯克蘭大哥氣勢磅礡地朝滿臉不屑的帕特利克用力一指。

 

  「亞瑟小子!給那團不知好歹的酢醬草好好描述老子的戰績調查!」

  「什、什麼戰績!?」

  「我可不想被腦袋只有威士忌的你說!能找到幸福的酢醬草難道會比花差嗎!」

  「把露體狂相信的傳說當真的你有夠蠢,連花的藥用價值都沒丁點頭緒還敢說除了給羊當食物外只剩觀賞用的雜草有多高貴,以後別跟人說你曾經是我們的一員——還有我腦袋裡即使只有威士忌也是比你這小子釀的高級很多!」

  「安德烈你是被凍壞了腦子躺太久皮痒是不!?哈嚏——」

  「Bless you,帕特利克。」

  「啊、喔、謝謝你,格瑞斯。」

  「有種你往這邊丟炸彈來瞧瞧啊咳混帳!」

  「亞瑟,那邊是門口,洗手間在反方向。」

  「格瑞斯你知道大哥他是想我說什麼嗎……」

  「不就是那個『平均每個成人一年喝掉46瓶伏特加』和他比我們平常多灌25%酒精的研究結果,你忘了嗎,那時他還驕傲得(穿著格子裙)翹著腿鼻子朝天說即使沒錢買水他也能活下去,因為超市的樽裝水比酒還要貴。」

  「既然你知道為什麼你不說!?」

  「我名字又不是亞瑟。鼻水流下來了快抹掉。」

 

  為什麼話題會從足球跳到拼酒去——賀瑞斯有點明白為什麼醫院會安排這幾個人住在這人煙稀少又偏遠的特殊病房了——這群紳士(?)要是沒病重的話恐怕就不只是在吵嘴而是直接拔槍丟炸彈扔酒瓶砸字典,所以讓他們交叉感染病越重越好,醫藥費繼續袋袋平安收很樂,高招呀老細——其實看情況也不是病很嚴重嘛。

 

  再說不顧紳士形象像小屁孩般吵到臉紅耳赤的先生們,這樣下去真的沒關係嗎?波諾弗瓦先生好像被嚇倒了。

 

  「午安,波諾弗瓦先生。」

  「……這情景無論親身經歷過多少次哥哥還是覺得充滿激情難以適應啊。」

 

  本來快鬧翻天的金髮紳士們瞬間露出驚異的表情,誇張程度連法蘭西斯也不禁挑眉。

 

  「怎麼了,哥哥我來探病就那麼讓你們高興嗎?」豎起食指放在唇邊單眼一眨。

 

  「情聖先生你是瞎了眼進錯病房還是路癡發作?正在脫衣作身體檢查的美女在醫院的另一頭,請出門拐左邊直走。」

  「很久沒見了,波諾弗瓦先生,下次請您先扣過門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再進來。」

  「我說為什麼你來了我也不知道呢,鼻塞真是討厭啊要是我像以前般老遠就嗅到比香精還要濃郁嗆鼻百倍的玫瑰味就先讓賀瑞斯把門給鎖了。」

  「見鬼你來這來看我們笑話嗎!?」

 

  紳士們的反應還是那麼激烈,不過由於病情讓他們氣勢大減,法蘭西斯不痛不痒毫無損傷接下所有攻擊。

 

  「真是的,我有禮貌地敲過門才進來喔,旁邊的小朋友也聽到了……好歹哥哥我可是即使歐///星因暴風雪停駛也要特意來親自向你們傳達消息,連探訪用的紅玫瑰也準備好呢,畢竟波諾弗瓦和柯克蘭之間不得不說的緊密關係快要公告天下了——」

 

  「「「「啊?」」」」

 

  病人們一臉菜色——當中帕特利克是因為意識到自己也不自覺地驚叫出聲覺得很丟臉,反正柯克蘭什麼的跟他沒關係——啊不對他這是在幫尼爾那小子叫的,嗯。

 

  「小賀瑞斯你不用回避沒關係唷——」回頭朝一手握住門把臉無表情的東方小鬼拋了個媚眼,金髮大叔的語氣就像在討論今天天氣竟然很好般悠閒:

 

  「把我們分隔兩地的那個海峽,大家打算重新改名把我們的稱號都放進去建立更緊密關係,也就是……變相的結‧婚‧證‧明?」(註四)

 

  ……

 

  「開什麼國際玩笑!?」亞瑟第一個發難:「這跟叫我把大//博物館改名叫國際博物館一樣荒謬!」(註五)

 

  安德烈冷哼:「這就像跟我說發現了尼斯湖水怪的屍體般胡言亂語,我上星期才跟它暢游整個美好下午。」

 

  「波諾弗瓦,你是搞錯了愚人節日期嗎?啊賀瑞斯,麻煩你去泡紅茶好嗎,下午茶時候到了。」格瑞斯指指床頭櫃上的罐裝茶葉和茶具如此說道。

 

  「好的。對了格瑞斯先生,其實我帶了蛋黃曲奇餅(custard cream biscuit)作為探訪禮物……」

 

  「太好了,我正愁沒有茶點呢,都拆開吧,順便請護士小姐拿一點給尼爾。」

 

  「……都已經親上加親了你們還是那麼冷淡,哥哥我好傷心——」

  「安德烈先生,您的紅茶。」

  「謝謝。波諾弗瓦我們什麼時候跟你親過了。」

  「欸、不是說小莎士比亞是我兒子嗎?廣播上說的。」(註六)

  「這種一聽就知道是假的玩笑你也相信?那個fish and chips也是你的發明的傳言你該不會也當真了吧——啊請多給我一塊餅幹,謝謝。」(註七)

  「喔,小格瑞斯,請對哥哥的味覺和智商有點信心,要是說司康餅是我的發明的話我一定會否認的。」

  「……你真的相信了……」

 

  法蘭西斯接過賀瑞斯的紅茶,在一片刺人的目光挪移椅子自行坐下來順手摸了一塊餅幹,整個動作流暢程度宛如他是這裡的主人。

 

  「你們對改名字有什麼不滿?喔,是因為小本田說的那個名字放前面後面會影響在床上於上還是於下嗎?——要哥哥讓你們把稱號放前面也可以喔。」

  「誰要跟你的名字放在一起了!」

 

  亞瑟的茶杯就這樣滑過半空全速往法蘭西斯飛過去。

 

  「等、很危險耶小亞瑟!」驚險彎身躲過攻勢的卷髮大叔搖晃食指:「你我之間的恩怨早在百多年前結束了吧?看歐///星的總站也從那該死的W.a.t.e.r.l.o.o搬走了。」

  「你那麼想的話我現在就馬上重開W.a.t.e.r.l.o.o!」

  「哥哥我不會上當喔,只有小菲利奇亞諾才會相信意大利麵長在樹上這種蹙腳的玩——啊不對,小亞瑟你也相信了是不?記住喔,要把意大利麵種在番茄醬罐子裡,然後心裡充滿希望,隔天就會長出充滿意大利麵的美麗樹木,到時請小菲利奇亞諾為我們煮一頓晚餐吧。」(註八)

  「別把我和那個笨蛋混為一談!咳咳咳——」

 

  終於意識到法蘭西斯的樂趣已經完全轉移到亞瑟身上,賀瑞斯放棄了替亞瑟添茶的念頭——反正之後也是會激動到潑人或是嚇到全噴的吧——轉頭意外地看到其餘三人戲謔的眼神,彷彿欣賞肥皂劇般看亞瑟口頭上大戰法蘭西斯。

 

  帕特利克會隔岸觀火那不意外,同坐一條船的格瑞斯和安德烈卻是一句都沒打算幫忙的話就有點奇怪了。

 

  格瑞斯輕笑出聲,慢慢啜了口紅茶。

 

  「真是太解氣了,不是嗎,安德烈。」

  「哼,自從跳舞大賽贏了後那小子就跩到不行,說什麼沒有我們他一個人也能稱霸世界?說到底還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罷了,缺少我們就什麼都做不了。」(註九)

 

  賀瑞斯遲疑了一下。

 

  「所以先生們……其實是支持改名字?」只是想看亞瑟先生吃苦頭所以才順著波諾弗瓦說下去?

  「「你在開玩笑嗎?我才不要跟那個稱我女裝癖/色盲(註十)的可憎名字放在一起呢。」」紳士微笑兩個同時發動。

  「……是的我只是在說笑。」Please don’t take it serious.

 

  一直沉默的帕特利克嗤之以鼻:「喂,那個種意大利麵的方式,還有那個企鵝會飛的傳言(註十一),你們都真的相信過了?」

  「當烏克森謝納那麼嚴謹的性格都試著把尼龍襪掛在電視前看看會否令黑白電視播放彩色畫面時(註十二),企鵝會飛什麼的就不是那麼大不了。」格瑞斯不以為然地挑挑眉。

  「那請你告訴我『菲利奇亞諾先生打算發起保衛肉醬意粉戰』這個消息是個玩笑吧。」路德維希先生因此胃痛到一個連他這個沒關係者也擔心的地步。

  「很抱歉,這跟『埃德爾斯坦其實一次S.o.u.n.d of Music都沒看過(註十三)』的消息一樣都是千真萬確。」阿們。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來。瞥了眼正在熱烈交流的眾人,賀瑞斯認命地去應門。站在門外的是剛剛他拜托給尼爾帶餅幹的護士。

 

  聽到護士帶來的消息,一向「淡定有錢剩」的賀瑞斯臉都青了。本來只是打算順便來探病卻意外地得到不少沒關痛痒的消息的他,此時此刻不知該感謝這場暴風雪讓他再次遇上應該不會再有機會看到的柯克蘭紳士們內部戰爭,還是該詛咒自己不單遺傳了這家族的粗眉毛、連容忍惹事的體質也承繼……

 

  不,這粗眉毛果然是個詛咒吧,他錯了……

 

  「賀瑞斯?怎樣了?」

 

  注意到門口的動靜,格瑞斯出聲問道。當賀瑞斯轉身時更是被他的臉色嚇了一跳,茶幾乎被打翻。

 

  見到兄弟中最冷靜的格瑞斯如此失態,安德烈挑了挑粗眉,吵鬧中的亞瑟和法蘭西斯也不禁停下來,看似不在意的帕特利克也豎起耳朵聆聽中。

 

  「那個……先生們,請一定要非常冷靜地聽我說。」

 

  賀瑞斯艱難地嚥了口口水。

 

  「剛剛護士說……尼爾先生享受下午茶的時候因為我帶來的曲奇餅太硬咬崩了牙,然後急急想喝茶的時候又沒留意茶太熱燙傷了舌頭,現在被送進了急症室。」

 

  房內一片死寂。

 

  「欸~原來那個『超過一半柯克蘭人民會在享受茶點時受傷』是真的啊,哥哥長見識了。」法蘭西斯摸摸下巴點點頭。(註十四)

 

  五秒後醫院的每個角落都能聽到叫喊四重奏。

 

  「「「「YOU MUST BE JOKING!!!!!」」」」

 

  Unfortunately I am not.

 

——You must be joking!

2010/04/08

 

註一:那時適逢聖誕假期,剛好那次不是坐英/航,罷工消息真是讓我出了一身冷汗。復活節他們打算來新一輸罷工的樣子,真是百玩不厭啊這群人。

註二:英倫三島四個地區各有獨立的足球管理機構、本地聯賽及代表隊,互不從屬。但國際奧//會不承認地區性代表隊參賽,故英//蘭及其餘三地包括蘇//蘭,北///蘭及威//斯都不能參加奧/運足球項目。聯/////家足球隊(集結英倫三島球員)將重組參加2012/敦奧/運。(以上擇自維基)

比起奪過一次世界盃冠軍的亞瑟,蘇葛格多年來只晉級過8屆世界盃,小尼爾和格葛格也幾乎在外圍賽就遭淘汰…當然事實上帕特的成績也不是那麼好。

註三:愛//蘭足協選擇太平洋島嶼塞班島作為2002年世界盃的賽前集訓地點,國家隊的隊長因不滿當地缺乏訓練設施及球隊準備不足而離開訓練營,並批評愛//蘭足協及國家隊在各方面未有對世界盃比賽作好準備工作。(以上擇自維基)

註四:歐萌打算把海峽由E.n.g.l.i.s.h C.h.a.n.n.e.l改名為A.n.g.l.o-F.r.e.n.c.h Pond,彆扭的金髮家族當然抗議到底…

註五:這是從同學聽回來的,聽說曾經有人建議把博物館名字國際化——也就是說,把博物館從「英/國的博物館」重新定位作「世界的博物館」的話,理所當然地博物館的名字不應該用British這種劃清界線的字眼——也理所當然地被大眾否決了。

註六:2010B/B/C祝各位愚人節快樂。

註七:某年41B/B/C如此說道。

註八:1957年的B/B/C官方假報導 你水管連接

註九:今年的/國大學最大型舞蹈比賽IVDCInter Varsity Dance Competition)結果——6: B.ath; 5:N.ottingham; 4:B.ristol; 3:IC; 2:C.ambridge; 1:Ox.ford——看亞瑟家的大學排的名次……難怪他那麼跩啊。(以上結果為花想提供,事實上這個梗是應她要求加的…)

註十:女裝癖不用解釋吧… 格葛格被笑是色盲是因為在Welsh language裡的「藍色」其實是包含藍、綠、灰三種顏色,詳細點就是沒有特定一個詞去形容灰色,所以就被法叔笑了…這是格葛格家的同學說的。

註十一:2008年的B/B/C愚人玩意 你水管神奇連接

註十二:那是1962年的事了……瑞先生你、意外地萌了(掩)

註十三:貴族家朋友提供的消息,據說全球對此神電影最沒愛/最多人沒看過/不知來歷的國家正是貴族本人……當然這消息有待爭議。但意呆家的那個保衛戰是真的(按這裡)

註十四:是真的(按我)順帶一提最安全的是Jaffa Cake,因為是軟的……(掩臉)

 

 

後記:

-          因為想一口氣把手頭上的新聞梗用完好讓我不用記掛著去溫習…明顯地我太急進失敗了我謝罪。

-          寫的時候一度忘了帕特已經不再姓柯克蘭,於是改得很苦惱。

-          這次被馬修的是小尼爾(?),格葛格你為什麼那麼多話說。

-          港仔你成功沒有當吐槽役了我好欣慰…但你兇手了(!)orz

-          由國家口中爆出「國際玩笑」這種字眼意外地很有喜感。

-          B/B/C你已經是幽默到欠揍了。

-          我最想寫的其實是那個餅幹紅茶梗(默)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