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哩呱啦

關於部落格
部份文章內容衍生自日丸屋秀和先生的國家擬人作品
但一切內容與實際存在之國家、歷史、團體、人物無關
  • 471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米中心隱米英】Hamburger Break(2011年賀阿米生日)

一、

 

「什麼叫不要總說一些不切實際的說話嘛──」

 

一邊嘟著嘴巴一邊推開主辦單位為每個與會者準備的獨立休息室的門,阿爾一邊抱怨,一邊咬掉手上半個漢堡包喃喃的說著。

 

本來會議的議程相當緊逼,然而在他第三次提出要建成一個巨大機械人來解決日漸嚴重的債務問題的時候,總是不曉得為什麼就負責主持會議的路德就在蕭邦的憤怒和菜刀債券橫飛的情況下宣佈休會三十分鐘。

 

「這樣不好嗎,由HERO拯救世界。」把半個包收進口袋,他問自己,卻得不到答案。其實他心裡明白要是這個提議版本田提出的話,說不定大家還會問他是不是小叮噹終於研製成功了,阿爾在背著窗的柔軟辦公室椅上坐了下來,整個人完全放鬆的瞇起眼睛抬頭看著從窗外灑進的早晨陽光。

 

有點刺眼。

 

驀地坐直身子,他伸手移動了一下桌面的滑鼠,熒幕就從待機狀態重新亮了起來。有點無聊的登入自己的電子郵箱,他看見那封由不曉得是上司的哪位秘書寄給他的、寫著緊急的注意事項。反正又是要求HERO不要亂發言之類的。顧及國家利益。他想,然後鼓著腮把它點撃刪除。

 

反正就沒有人會記得HERO明天就生日。漫無目的的翻著自己的郵箱,他想。啊,除了會造恐怖司康餅的眉毛,真不明白他的廚藝究竟是怎樣走到這個地步的,難道是把國民不擅長烹飪的特質集於一身還要加上眉毛魔法的加乘效果嗎。歪歪頭,阿爾微笑,然後想著明天要怎取笑他才好。

 

一直想著究竟要怎樣告訴對方他的廚藝簡直比核子戰爭還要恐怖──因為核子戰爭還可以報復但吃了那些東西舌頭會直接壞掉的──阿爾注意到其中一封郵件的標題寫著生日快樂。眨了一下眼睛,他把它點撃開來。

 

您願意拯救世界嗎。

 

一行黑色的字就寫在郵件的正中間,很普通的字體,十二號字,連一般詐騙電郵的巨大字體和熒光色也欠奉。拉下滾軸,阿爾發現這是一個新APP的試玩版。Hamburger Break。他驚喜的發現這個遊戲連名字也符合他的風格。

 

看了看附件的檔案格式確定的確是普通的APP,他瞄了瞄電腦上顯示的時間,早上十一時二十六分,距離會議重開還有好一段時間。就玩一下吧。他想,雀躍的從口袋掏出被咬了一口的蘋果出品的音樂播放器,然後把它連接上電腦。

 

趁著下載的空檔,他閱讀著郵件裡的遊戲介紹。拯救上你的朋友一起逃離高溫焗爐的逃脫遊戲。用一句便概括了遊戲的重點,阿爾決定跳過其實操作介紹──反正玩著玩著就會懂的了──更何況這是HERO最──擅長的拯救世界喔☆拿起音樂播放器,他看見下載已經完成。

 

拔掉連接線點開軟件,他也乾脆跳過片頭動畫──那一片黑黑紅紅的場景──然後在畫面出現開始遊戲的選項時點了「是」。眨眨眼睛,他等了一會,然而畫面還是漆黑一片「欸,不是又當機了吧HERO早叫上司讓HEROIPHNE的啦……」

 

「啊────!!!!!」

 

停下了繼續用手指虐待熒幕的行為,阿爾抬頭,他花了半秒確定他聽見了就在休息室旁邊的會議室裡傳來尖叫聲,再花半秒──或許更短──他意識到那尖叫是來自他的前監護人,那前不良的海賊紳士……發生什麼事了?

 

完全想不到除了布拉金斯基之外還有誰可以把那個人嚇成這樣──上一次是因為那張爛椅子──但今天明明那傢伙就沒有到場。阿爾這樣告訴自己,要冷靜,可能是因為他看見有關他的廚藝的評論而已,然而當他站起身,握起拳的手掃跌了就擱在桌面邊緣的電子產品。

 

然而他連看它一眼的時間都沒有,他伸手推開椅子,力度猛得它摔落在地,然後他打開門,跑了出去,黑靴踏在地板上的聲音,恰巧掩蓋了還在運作的遊戲的音樂聲響。下一秒門關上,發出啪嗒的一聲細微聲音。

 

系統已收到您的指示,遊戲即將開始,飛船安全著陸,倒數一分鐘,

 

「瓊斯先生,柯克蘭先生請你過去一下,他說做了些點心……」秘書敲了敲門,然後抱著一大疊文件推門進來,然而她只看見一張朝天倒下的椅子,還有一部躺落在地上的音樂播放器「瓊斯先生?」她喚。

 

「究竟又跑到哪裡去……」看了看手錶,她對著那十一時二十七分的時間皺了皺眉,然而當她退出去的時候,她還是細心的扶了扶順勢關上的門,不讓它發太大的聲音。

 

於是啪嗒一聲,門再次關上。

 

──開始逃離。

 

二、

 

好熱。

 

鐵板被燒得火紅,高溫讓空氣裡的水氣蒸發產生視覺扭曲,烤焦的碳塊受不了熱風的催殘裂化飄滿空間,最後一絲氧氣都被燃燒淨盡。

 

碳片堵塞氣管充斥肺葉,心臟不受控地狂跳,汗水從額角滑過眼角邊沿滲入,阿爾氣息不穩地輕咳幾聲瞇眼粗喘著抬手抹掉,右手握著一件掌心大的純黑長方物件,滑膩的手心讓他不得不使他僅有的氣力緊緊鎖住他最後的希望。

 

地獄——朦朧間他如此想著,嗤笑著拉扯濕透垂下的金髮,反射的紅光刺痛他的眼睛,艱澀地睜開眼皮,手裡的四角硬物提醒他目前身負重任。

 

震顫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被壓扁的紙包物體,遲疑了半晌,終究一口吞下層層紙包下最後糧,已經被烤乾的肉塊再擠不出任何肉汁,伴著乾硬的麵包和量少得可以無視的蔬菜,阿爾緊閉雙眼品嘗,酸甜的蕃茄醫讓他混噩的頭腦稍微清醒過來。

 

 

 

『雖然哥哥我受夠了跟又粗又臭的男人堆在一塊……不過找女人的機會還是留給小朋友吧。』

 

他愕然看著鎖緊自己四肢及脖子的銬鎖交錯重墜敲響腳下鐵板。

 

『還愣住幹嘛,快跑啊、瓊斯!』

 

他能聽到門後守衛被長鐵管和手刀敲倒的聲音。

 

『後方就交給我們吧阿魯、喝!』『看著這群人嚇到臉色慘白發青真是有趣啊。』

 

腦漿混成一團分不出原配科的混合物,手被誰緊緊扣著,雙腿不自覺朝著被拉扯的方向蹌踉幾步。

 

『你還要失神到什麼時候啊笨蛋!』

 

碧綠眸子裡是自己失神的蠢樣。

 

 

 

嗶嗶——手裡的電子產品震了震,阿爾低頭瞥了眼螢幕上的指示:他要找的東西就在不遠。

 

……很好。

 

沒有回頭,深深吸了口氣,黑靴重重跺在炙熱鐵板上,跨步跑出。

 

 

 

『這可是本田暪天過海偷藏改良的儀器,敢丟了等著吃司康吧。』

 

手裡被強硬地塞下某件很眼熟的電子產品,他發現所有想說的話都噎在喉間吐露不能。

 

『你只要順著自己的感覺走就好。』

 

濃厚的眉毛靠攏,那人的眼神很認真,他們策劃了這次逃脫計劃很久了,知道這裡環境媲美地獄,要逃脫的話不能缺少大量的體力補充,因此花了很長時間設計對最短脫離路線,埋下他而言非常顯眼的標記。

 

只暪過了他。

 

『逞英雄的時候到了,快給我換走這副蠢斃的嘴臉……我才沒有期待過你什麼。』

 

腳下爆發的火花燙傷暴露於衣物外的皮膚,阿爾只來得及看到那人嘴巴一開一合慌張地說著什麼就被狠狠推到門的反面,眼睜睜看著那人轉身朝身後的幾個黑影揮拳踢腿,順便一腳踹上眼前的大門隔絕了他的視線。

 

『抓緊自由,阿爾弗雷德!』

 

門後的聲音太蒙糊不清,這句話卻是清晰得有如當頭棒喝,他驀地拔腿就跑。

 

 

 

等我。阿爾想著身後他所背負的重擔,想到那無數等著他救援的同伴,腳不停留毫不遲疑地彎腰一手抄起腳邊的橢圓形紙包,邊跑邊掀開表層吞下,隨手把擠成一團的包裝紙丟到身後,紙團在鐵板上滾了幾圈隨即被空隙間彈出的星星火花點燃。

 

你們哭喊著的自由我會為你們搶到手。

 

我可是拯救世界的HERO啊……沒什麼會難到我。

 

等我。

 

『目標接近中。十米。九米。八米。』

 

阿爾精神為之一振飛奔起來,對於滿天碳塊黏在臉上飛進眼裡恬不為意,耳裡只聽到手心傳出宛如天籟之音的電腦提示音。

 

『……兩米。一米。目標發現。』

 

有了。混在碳塊中毫不起眼的小紙片,黑白相間構成的方塊條碼,阿爾輕輕吹走紙片表面堆積的灰塵和碳粒,舉起黑色電子手帳對準按下——

 

咯嚓。

 

方塊條碼出現在螢幕上,下方的解讀進度由0快速上升至100,條碼被破解,一個黑色的『R』浮現在正中央。

 

「好!」阿爾忍不住低笑,獎勵自己般把旁邊倒下的杯子裡剩餘不到一半的奶色液體灌下。四肢關節又酸軟又疼痛不停在叫囂,明明肩上什麼都沒有卻像是背著磚頭做負重運動,長時間高溫下劇烈奔跑急速消耗他體力。他取下起霧的眼鏡隨便用衣角擦擦——雖然擦過後分別不大視野依舊朦朧——稍微調整氣息後再度奔跑起來。

 

他覺得自己已經奔騰太久,久到他開始喪失時間觀念和方向感,久到眼前的路彷彿無限伸延至世界盡頭,久到腳下的鐵板似是有生命的向後滾動,而他毫無自覺原地踏步。

 

……振作點,阿爾弗雷德!HERO可不會氣餒的,他自我確認般點點頭,沒有猶疑蹲下身體借 著衝力滑行穿過眼前堵塞通道的廢鐵堆間唯一的空隙,仗著身體慣性一鼓作氣加速向前,只是穿過廢鐵堆後太大意忘了抬頭確認,到反應過來時已經太遲了,阿爾就 這樣保持那衝力直直撞上眼前的牆壁,那力度大得讓他覺得鼻梁只歪不斷真是個奇跡——不對,HERO有超人般的體格,這點衝撞不會影響到他——好吧,他會撞上是因為他真的順著自己的感覺跑,腳邊那個橢圓形紙包正囂張地彰顯它的存在。

 

顯然他忘了超人是不會自己去撞牆這個基本法則,更勿論撞歪鼻子。

 

在立刻補充體力和留著當儲糧兩者間猶疑了兩秒,阿爾還是把它塞到口袋裡,瞇起眼睛打量眼前的牆壁,花了一秒往這裡那裡敲敲打打就確定只有繞過它才能繼續前進,但到他成功甩掉那豎立在路中央的龐然大物,他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回想那莫名的怪異感——起碼他總覺得行金色的「Culhwch ac Olwen(注)」雕刻字樣一定有什麼特別意思,而且那牆壁的厚度也太不尋常——但他已安然通過了,即使想再多就改變不了什麼。

 

抱著總會有辦法的心態,阿爾撐起身體爬上木箱堆頂點,伸直空出來的手握住上方掛勾借力一蹬,整個人往前擺盪,看準機會順勢放手穩穩落地,安全地跨過了身後那只感到那散發著滾燙高溫和炙熱紅光的深洞。等著他的是腳邊一杯他最愛的飲料。

 

HERO就是順著感覺走準沒錯。對自己的第六感更有信心的阿爾在聽到電子手帳發出發現目標的提示後很快就找到壓在杯子下的小紙片,解讀條碼後是個『O』字,螢幕上滾過一串複雜數據後顯現了一個單字。

 

 

——『抓緊自由,阿爾弗雷德!』

 

 

FREEDOM。一個阿爾最愛的七個黑色英文字母組合,他猜不透他們特意讓本田改造智能手帳好讓他收集條碼的原因,追尋自由是他的天性,這股衝動并不會因為被囚禁太久而消磨,更不需要誰去大費周章提醒他。

 

這不重要。自由是他的天性沒錯,但那不代表他會捨棄暗地裡犧牲自己為他鋪路的朋友。HERO是不會忘恩負義的。

 

黑色的炭酸飲料被高溫烤過後甜度翻倍,阿爾眉頭不皺照樣喝光,血糖隨時過低的情況下他只能抓緊機會補充,空杯子在空中滑了個弧消失在閃爍紅光裡,同一時間手帳攸然發出刺耳的警告音,螢幕上的紅字快速閃過幾國語言的警告語,阿爾看懂了其中一句。

 

那句說『炸彈已被啟動,剩餘時間十、九、八、七……』

 

阿爾僵住了,愣愣瞪著數值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零。』

 

 

註:Culhwch ac Olwen (Culhwch and Olwen)是一本有關亞瑟王傳奇的手稿,當然是威爾斯版本。

 

 

 

三、

 

好熱。

 

阿爾邊跨開腳步奔跑邊粗暴地擦掉意圖滲進眼睛的汗水,他的腿累得快脫離他的掌控,肩膀也酸痛得不得了,長期缺乏鍛煉的身體受不住長時間過份劇烈的運動,但他不敢停下稍作休息,只是像隻無頭蒼蠅般順著直覺在這熱得跟焗爐沒差別的地方亂衝亂撞。

 

電子手帳打從剛剛就再沒發出過提示音,他相信本田的產品不會像某位仙人的質素那麼讓人咬牙切齒,然而,該死的,雖然這手帳的功能似乎只限定提示條碼的位置(和爆炸十秒前——他發洩般朝剛喝光的空杯子往前方用力一踢),他需要知道那場爆炸有沒有波及到他們……

 

他更想知道為什麼他沒有死掉。

 

路上他一直很小心沒有亂碰任何可疑的按扭,雖然不排除可能漏看了腳下機關的可能性,但HERO是不會出錯的,那麼炸彈被啟動的契機剩下兩個:一是把他和他的朋友們關住、想要阻止他逃出這熱得要命地獄的混帳,二是他的朋友們太大意觸動了炸彈裝置。

 

先不論事實是哪個——當然他希望是前者,即使後者也非不可能,沒辦法不是誰都像HERO那樣預想周到——理論上他在那場爆炸中該是被炸個粉身碎骨,即使他沒有被救援的記憶,甚至連他是什麼時候又開始逃跑也毫無頭緒,他的皮膚仍記住那炙熱的能量爆發瞬間撕裂的劇痛,爆炸是真實發生過的事,這點不會有錯。

 

然而他仍然在奔跑,手手腳腳還好好地連接在身體上,怎樣看也不像是劫後餘生。口袋裡的紙包沒有不翼而飛,裡頭的食物也沒有焦化成炭,味道還是很好——就是太乾了點、味道甜了點、肉好像少了一大片,配菜也消失了,換句話說,沒有漢堡肉但味道仍很不錯的漢堡(?)。

 

而被他好好握在手裡的電子手自爆炸過後再沒響過。FREEDOM一字隨著螢幕逐漸暗淡下去,它像是耗盡能源般再無半點反應。

 

阿爾沒有丟掉它而是收到口袋裡並拉上拉鍊。

 

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太多的疑問堆積起來,阿爾咬著飲管邊吸起飲料彎腰抄過地上另一個紙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